也有退休校长潜心学术继续做研究

并未远离教育和学术:做研究讲科普 换个学校做校长

履职五年的校长朱清时今年9月将从南方科技大学卸任,李培根3月31日离任华中科技大学[微博]校长,“根叔”离任演讲再引轰动。很多人不禁关心,大学校长们卸任后都去哪了?记者统计发现,广东多数大学领导卸任后并未远离教育,多位本科院校校长到独立学院或民办学校继续任职,发挥余热。也有退休校长潜心学术继续做研究,还有人热衷文化科普。

当校长

去年,喻世友卸任中山大学[微博]纪委书记,再次担任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微博]院长。这是他在中山大学不再任职的首个南方学院院长任期,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是2004年开始招生的一所独立学院。在广东,大学领导卸任后到独立学院任职并不鲜见。华南师范大学增城学院院长杨文轩,曾在1999年到2008年任华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微博]院长徐真华,曾先后任广外校长、党委书记,2008年退休。2011年8月始任肇庆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微博]院长的张湘伟,此前曾是广东工业大学校长。

记者统计发现,广东17所独立学院中,近半校长是从公办学校或母体学校领导岗位卸任后来任职。

几年前曾有人对全国21个省份的36位独立学院院长的实名问卷调查显示,发现全国独立学院院长相当部分系公办高校的离退休人员担任
,在调查的36位独立学院院长中,年龄在60岁到69岁的有9位。

做学术

今年3月2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刘人怀受聘为黄河科技学院[微博]学术委员会主任及校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首席科学家。刘人怀是我国板壳结构理论与应用研究开拓者之一,曾任暨南大学[微博]校长。

退休后继续专注于自己喜欢的领域做研究的不止一人。2012年7月,中山大学原校长黄达人编著的新书《高职的前程》在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此前,他先后出版了《大学的观念与实践》和《大学的声音》两本著作。退休后的黄达人,将目光瞄准高等教育,尤其是高职教育。

黄达人曾经的搭档、中大原党委书记李延保则对独立学院关注更多。他最近在多所学校做《关于“独立学院”治理的若干问题》的讲座,此前还与人合著《中国独立学院调查报告》。

讲科普

也有退休校长对科普情有独钟。中国科学院院士刘颂豪曾任华南师范大学校长,他也经常被邀请到各地讲学。每到一个地方,刘院士除了进行学术交流外,最不忘的就是设法让更多的人了解科技前沿。每年5月的科技活动周和6月的科技活动月期间,一个接一个的讲座要开展,刘院士已陆续在各类大中小学[微博]校做了近几十场科普讲座。

刘人怀也有相似之处,但演讲题目多关涉人文。在第十五届中国科协年会期间举办的“弘扬科学道德
践行‘三个倡导’
奋力实现中国梦”报告会上,刘人怀从经历新中国科技事业发展辉煌历程的科技工作者角度演讲。2012年,他曾在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做了题为“创新路上的感想”专题报告。

他还曾对科研舞弊加以痛斥。2013年初,刘人怀炮轰广州两所知名高校的校长博士论文抄袭。

全国情况 49人卸任后从政

据不完全统计,116所“211”高校自2000年后,共有49名校长卸任后,曾担任党政机关、军队、科协、人大、政协等部门领导干部。2004年7月,万钢出任同济大学[微博]校长。不到三年的时间,又被任命为科技部部长。教育部目前10名部领导中,就有2人有高校校长经历,分别是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微博]校长的袁贵仁部长和曾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微博]校长的郝平副部长。

卸任后的校长,并非都选择从政,实际上,在官方任免决定中,更多的校长是因为年龄原因去职,而非因“另有任用”、“工作需要”等原因调任官员。他们当中,多担任名誉职务,如名誉院长、校长,或被聘为顾问,还有的在中国职业教育学会、中国教育学会等协会任职。

当然,也有部分校长卸任后返回教职,潜心治学。曾在1994年至2003年期间,担任清华[微博]大学[微博]校长的王大中院士就是其中之一,他卸任后成了《10兆瓦高温气冷实验反应堆》的第一完成人,并凭此荣获200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中国人民大学[微博]老校长李文海在卸任后,也醉心于学术研究,2012年8月,还出版专著《清代官德丛谈》。文/记者
徐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