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适当地、以学生团体名义呼吁课堂

根据本校学生课堂玩手机的具体情况,在适当地、以学生团体名义呼吁课堂“人机分离”的同时,应加快高校教学改革的进程。

■刘继忠

今天,高校教师终于迎来了与其在课堂上争夺学生注意力的最大敌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他们已经不在忧虑电视、广播及武侠小说、色情等垃圾书籍对学生的负面影响了。由此,诸如武昌理工学院[微博]、扬州大学[微博]、山东农大、江苏大学等高校也采取了“限时断网”、设置“手机收纳袋”、“手机暂存箱”等课堂“人机分离”的措施。最近,华中师范大学[微博]校长杨宗凯与该校青年教师就此问题产生了一次言语“冲突”。面对部分青年教师要求学校关闭无线网络,以提高学生听课效率的建议,校长反问道:“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难道只是他们的责任吗?”

杨校长的“反问”非常有力,相信在场的青年教师绝对哑口无言,但让青年教师在短期内“做好教育创新”,将学生对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注意力重新聚焦到教师授课上,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也是不大现实的。不可否认,杨校长要教师以“做好教育创新”的办法应对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对课堂教学的冲击,是根本解决之道。只是在现实语境下,这一根本解决之道有些远水难解近渴。不如“限时断网”的效果来得更明显些。所以,后者也就被各大高校所采用了。

教学区域、上课期间,该不该“限时断网”或设置“手机收纳袋”的问题,似乎在当下成了高校难以抉择的两难选择。“禁”与“不禁”,似乎各说各有理。对此两难抉择,放弃一刀切的二元思维,从抽象概念中跳出来,回到原始起点,才可能觅得对症的良方。

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新兴媒体对我国高等教育的教学理念、教学模式的冲击,在笔者看来带有“革命”意味。其显著表现是新兴媒体技术使学生在历史上首次拥有了与教师获取知识的同等门槛,这意味着传统的知识讲解、传授的教学模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在步入历史,而教会学生在信息海洋中如何搜集、利用、加工知识、生成信息、解决现实问题的高校教学新模式至今尚未形成。简言之,“授人以渔”的方法教学正在取代“授人以鱼”的知识教学。在此转型中,学生以玩手机、逃课、“挑”课的消极方式“倒逼”当下传统的教学模式,其表现是喜欢的课、自认为重要的课认真听,不喜欢的课、自认为没有实际价值的课及一些选修课就边听课边玩手机。在科研、行政、薪水等种种重压下的青年教师只能以有限力量投入教学,以微弱的个人行为满足积极上进的学子。因此,某些高校以“限时断网”方式将学生拉回课堂,也不失为是无奈的“高招”。

当前可行的办法是,根据本校学生课堂玩手机的具体情况,在适当地、以学生团体名义呼吁课堂“人机分离”的同时,应加快高校教学改革的进程,如逐渐提高从教的门槛,使教学和科研紧密结合起来,设置更科学的教学计划、赋予教师更多的教学自主权和教学重任,给青年教师更多的发展空间,以及提高大学生使用智能手机等新兴媒体的素养水平,实行导师制推行的“一对一”教学,将智能手机引入教学等措施,尽快实现杨校长所说的“做好教育创新”的目标。

(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微博]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