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和拍照学生称

据《京华时报》报道,6月6日华中师范大学(微博)社会学院的49名应届本科毕业生身穿军装,手拿“红宝书”,做出“忠字舞”动作,在网络引起一片讨论。诸多网络名嘴接连炮轰这群学生“不尊重历史”,认为这一姿态有着鲜明的“文革”时代烙印,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有些记忆是不能用来玩的。同时也有网友认为无需上纲上线。7日,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和拍照学生称,照片中所穿的只是租借的军装,手捧“红宝书”的造型也是应他人要求做出的。

当事学生称“大家都非常高兴,根本没有往‘文革’方面去想”,我想多半是真的,因为现在的青年人对那段历史普遍缺乏了解,当是事实。即便是真“往‘文革’方面去想”了,他们想象的“文革”也与真正的历史相去甚远。因此,仅从大学生们摆出手捧“红宝书”的造型拍照,就对他们上纲上线地大加挞伐,显然是太过了。然而,可以宽容却并不代表我们不对这种现象进行反思,正如该校社会学院一位教授所说的,很多学生想法还是太简单,不严谨,这是需要反思的地方。更需要反思的是公民教育,作为一个高校老师,我们的历史教给了学生什么?“文革”就一章。他们不了解,真正需要反思的是教育。

其实,大学生拍搞怪毕业照现象并不始自今年,由此引发争议也不新鲜,然而,给公众的观感却是于今为烈,有人将之归为首批“90后”毕业季的缘故,或许吧!虽说追求特立独行和个性飞扬几乎是每代青年人的特点,但“90后”似乎在这方面更大胆、更张扬因而也就更加追求标新立异,几达“照”不惊人死(誓)不休的地步。于是,也就让人见识到了“穿越版”“新娘版”“复古版”“民工版”“恐怖版”“千手观音版”等各样搞怪的毕业照。虽然其间不乏让人眼前为之一亮之作,但更多的却让人要么瞠目结舌要么出离愤怒,不为别的,只因这些搞怪的毕业照有违公序良俗,挑战公众的神经和社会道德的底线。

日前,广东某著名高校2008级广告班拍摄的一张“雷人”毕业照,引起的争议就一点也不比上述手捧“红宝书”的造型毕业照小。照片中学子们拉起一条写有“××广告,你××了我的青春”的横幅,身后每个毕业生手中都拿着一张纸片,上面写有“求富婆”、“求强奸”等骇人字样。著名文化评论人刘仰对这张微博上疯狂热传的毕业照猛烈抨击,称之为低俗,说如果自己招人,定不会招该高校毕业生,更是引来热议纷纷。有人力挺刘仰,有人将刘仰比作伪君子和假道学,是在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打压青年人的创新精神。刘仰称如果自己招人,定不会招该高校毕业生确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气用事之处,但说刘仰抨击此毕业照低俗是在以势压人,则大错特错了,因为刘仰的要求仅仅是大学生们不要如此低俗,这哪里是什么道德制高点啊,基本要求而已。当然,何为低俗,刘仰一个人说了不算,但“求富婆”、“求强奸”这样的字样,居然会发生在被公众寄予希望的大学生群体身上(可能有人对此不以为然),不是低俗又是什么。至于有些人留言评论说:大学生举一个牌子“求强奸”、“求富婆”,又不是真的要“求”,不过是说说好玩而已,何必当真?刘仰对此的回应是:举个牌子的确只能算是“低俗”,如果真的“求”了,变成事实了,那就算堕落了,而不再是低俗的问题。

我们当然理解各种大学生搞怪毕业照的出现,有一定不甘平庸的“创新”因素,也有大学生行为艺术般地表达各种不满和焦虑的吐槽成分在。公众对此应持有一定的宽容,所谓可以不欣赏但是应理解。然而,凡事都有个度,过了就是拿肉麻当有趣甚至拿低俗当“创新”了。

本报评论员 宋学敏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报考院校信息库 高考官方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