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那么多非师范类的同学来竞争

近日,某调查机构发布的《大学毕业生从教分析》调查显示,2011届师范类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只有42%选择了教师职业,这一比例似乎出乎人们的意料。那么,42%的比例是否正常?另外58%的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为什么没有从事教师工作?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城市挤不进、农村没人去

冷热不均的尴尬现实

去年7月,尚新从郑州师范学院毕业了。如今,这个24岁的女孩在一家办公家具企业上班,工作很忙,没有周末。“很想当老师,可惜竞争太激烈了。”尚新很无奈,“除了师范生,还有那么多非师范类的同学来竞争!”2011年下半年,她至少参加了郑州地区十几个学校的教师招聘考试,最终也没有如愿以偿。

据她介绍,当年同班的近40名同学中,毕业后真正当上编制内教师的不到四分之一,如果算上代课老师、私立培训机构老师等,勉强接近一半。

有编制的教师职位更是“香饽饽”。10月22日,北京某重点中学在北京大学[微博]举办招聘会,尽管要求“应届博士、硕士毕业生”,现场依然人满为患,其中近半数同学均为非师范专业。对此,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师教育研究所所长朱旭东直言:“供大于求,师范类院校招生数量太多。”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偏远地区教师的稀缺。2009年,国务院、教育部下发相关文件,要求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微博]平均工资水平。尽管如此,由于财政、编制等种种原因,许多偏远地区的教师待遇仍然堪忧。

“北京的学校要求有户口,硕士学历,门槛比较高;到农村去的话待遇又太低,不愿意去——这是许多师范类毕业生不得不面对的尴尬现状。”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农村教育与农村发展研究院袁桂林教授指出,“城乡差异太大,国家应该从政策层面提高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教师待遇,缩小地区差异,否则很难吸引优秀毕业生。”

师范教育的转变

学生就业有了更多选择

相对于公众的惊异和不解,对于42%的从教比例,专家却表现得相对淡定。

袁桂林认为:“现在的师范教育基本采取灵活就业、尊重个人的培养方针,特别是在一些综合类师范大学,师范毕业也不是说一定要去当老师,除非是特殊要求,比如‘免费师范生’等。”而在朱旭东看来,这个数据的比例是教师教育发展转型过程中的正常现象。他说,我国的教师教育正经历着大学化的发展过程。所谓教师教育大学化,也就是没有教育学院的大学要建立教育学院,而有教育学院的大学必须在原有教育学院的制度功能上进行转型,确立教育学院的专业学院地位。这就意味着教师教育将从单纯的“实践”教育变为“实践与理论”并重,尤其是在研究生阶段,甚至更为重视专业知识和研究能力。

在国内某重点师范大学就读的程园就感受到了师范教育的悄然转变。本科时有一些教学实践类课程,进入硕士研究生阶段,更强调学习中文专业知识,这样的培养方式让程园的同学们具备了选择非教师职业的机会。即将硕士毕业的程园还是比较希望成为一名教师,不过她的许多同学已经把目光投向了更为宽泛的领域,公务员、事业单位、媒体等,在他们看来都是不错的选择。

按照朱旭东的观点,这样的转变是教师教育的发展趋势,美国等西方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教师教育大学化的转型。在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背景下,师范类毕业生与其他专业的毕业生差别并不大,如同新闻专业的学生可以从事“泛媒体”工作,法学院的学生毕业不一定当律师,师范类毕业生也会面临越来越多样化的选择。

朱旭东的同事赵萍博士从另一种转型的角度分析了这一现象:“现在是从封闭的师范教育体系转型到开放的教师教育体系。从教师培养机构来看,师范大学和综合性大学都在培养教师,每年从综合性大学毕业补充到教师队伍中的新教师数量不少;同样,师范大学也开设很多非师范专业,培养大量的非师范生。从保障教师队伍质量的角度来看,教师培养的规模要适当地大于岗位需求,保证这个行业有一定竞争性,如果培养的人都能轻轻松松当老师,就失去了竞争上岗的意义,也不利于激励师范生和教师努力进取。从行业外部来看,客观地说,教师职业的竞争力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在薪资待遇、社会声望和职业压力等方面与其他一些职业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因此,学生选择别的工作也可以理解。”

(光明日报通讯员 杨丽娟 光明日报记者 靳晓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